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虞丞公墓

燃灯寺公墓考古明代帝王陵寝的风水

2020-02-13虞丞公墓

简介四势是指葬地周围要有山峦屏护,即葬地左面的山为青龙,右面的山为白虎,前面的山为朱雀,后面的山为玄武。明代帝陵在风水选择上十分慎重,可从成祖五选陵址和神宗卜选玄宫得到充分例证。明永乐五年(公元1407年),成祖朱棣的皇后徐氏去世。徐皇后系明开国元勋、大将徐达之女,朱棣自然好好予以安葬,于是钦定礼部尚书赵新和江西的风水大师廖均卿寻找吉地建陵。起初,在北京屠家营看中一块风水宝地,但因皇帝姓朱,“朱”和“猪”同音,猪若进屠家自然要被杀,由此犯讳弃用。第二个地点是北京西面的“燕家台",朱棣曾被封为“燕王”,再用燕

帝王陵的选址,是我国古代风水相墓术的最高典范。帝王们都希望子孙永远成为帝王、世世代代荣华富贵,所以特别迷信风水术,特别重视陵地的风水选择。明清帝陵的选址和营建,都充分考虑了墓地风水的因素。139朱元章推副元朝的蒙古贵族统治、建立明朝以后,帝陵的葬俗也由元代的潜埋形式恢复为汉民族传统的山陵形式。明承唐宋堪舆之风,特别盛行风水相墓术,尤其迷信东晋郭璞的《葬书)。明儒宋濂在为郑谧所注郭璞《葬书)作序时说:郭氏〈葬书)“正确简严,意非景纯(郭璞字)不能至此。实宜为相地之宗也。”“世不信地理之术则已,设信之,染舍此将何求之欤!”可见,明代对郭璞《葬书》的迷信和推何崇,明代帝陵的选址及营建深深受到郭氏(葬书〉及其理论的影响。

明陵来脉悠远,为燕山山脉的分支,每脉后面都有一山为屏,此乃《葬书〉“四势”要术中的玄武,山势起伏连绵,气势矫健,充满生气。

朱元璋孝陵,建于紫金山主峰南龍。

明成祖长陵,位于天寿山主峰南麓。

仁宗朱高炽献陵,背倚黄山寺一岭。

宣宗朱膽基景陵,背倚天寿山东峰—一黑山英宗朱祁镇裕陵,背倚石门山。

先宗朱见深茂陵,背倚宝山(又名聚宝山、鹰嘴山)。孝宗朱佑樘泰陵,背倚史家山(又名笔架山)。武宗朱厚照康陵,背倚金岭山

世宗朱厚璁永陵,背倚阳翠山。

穆宗朱载垕昭陵,背倚大峪山。

神宗朱翊钧定陵,背倚大峪山。

光宗朱常洛庆陵,背倚黄山陵。

熹宗朱由校德陵,背依潭子峪(又名双锁山)。思宗(后改毅宗)朱由检思陵,背依锦屏山(又名鹿马140山)。

明陵之所以背后以山为屏,是因为《葬书)有“四势的要求,陵后之山即为“四势”之一的玄武。所谓“四势是指葬地周围要有山峦屏护,即葬地左面的山为青龙,右面的山为白虎,前面的山为朱雀,后面的山为玄武。而且,好的穴地要玄武垂头,也就是主峰渐渐低下;朱雀翔舞,即前面的山挺拔耸立,似舞蹈状;青龙蜿蜒,即左边的山蜿蜒曲折;白虎驯俯,即右边的山柔顺俯伏。地有四势,气从八方。四势八方的地就有生气,就能带来荣华富贵。

通观明代诸侯,每陵都有所谓“四势”之山。如明成祖长陵,陵后为天寿山主峰,海拔750米,是陵域最高的山峰;陵园正对面是蒋山山顶,蒋山东接汗包山,西连龙虎山,挺拔耸立;陵左为蟒山,陵右为虎峪山;前后相衔,左右怀抱,恰与《葬书“四势”妙合。明神宗的定陵也是如此,在定陵卜选过程中,御史柯挺称定陵所在地“夫大峪之山,万马奔腾,四势完美,殆天祕真龙以待陛下。

 

风水观念,理想的墓地除“四势”外,还要有河流、溪水似金带环抱。此所谓“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葬书》认为要将先人葬于有“生气”的地方,这样才能遗体受荫,富贵子孙,但“生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所以,好的穴地,不仅要有四势之山藏风,更要有江河流水流经陵前以界气。如果没有大江大河,也要有溪水和池塘。这叫外气横形,内气止生。
 

所谓外气,就是横流过来的水内气是指远道而来藏在土里面的气脉,外面有水流环境,就可以止住气脉,凝聚生气。若没有横水拦截,气就会消散。通观明诸陵,各陵陵前都有天然或人工引人的河流经过,小河潺潺,水源丰富。
 

此外,明代诸陵,玄武山的前端,都有《葬书》所谓的“来山”、“蝉翼”、“虾须水”,以起到“来积止聚”的作用。据此,葬处玄武山主峰应有三条余脉,中间一条称“来山或“来龙”,形象要尖圆饱满,《葬书》称之“乘金”;左右或两条余脉,因在来山两侧,如蝉之两翼,故称“蝉翼”,分交称“龙砂”、“虎砂”。这三条余脉所夹的两条山壑,称“虾须水”或“贴身金身”。它与陵前“朱雀水”的作用一样起着界止内气随支垅流逝的作用。明十三陵每个陵都有这种关系。
 

明代帝陵在风水选择上十分慎重,可从成祖五选陵址和神宗卜选玄宫得到充分例证。明永乐五年(公元1407年),成祖朱棣的皇后徐氏去世。徐皇后系明开国元勋、大将徐达之女,朱棣自然好好予以安葬,于是钦定礼部尚书赵新和江西的风水大师廖均卿寻找吉地建陵。起初,在北京屠家营看中一块风水宝地,但因皇帝姓朱,“朱”和“猪”同音,猪若进屠家自然要被杀,由此犯讳弃用。第二个地点是北京西面的“燕家台",朱棣曾被封为“燕王”,再用燕家台作坟墓本应很好。但“燕家和“晏驾”(皇帝死称晏驾)谐音,又被弃用。

第三地为昌平西南羊山脚下的“狼儿峪”,猪旁有狼很危险,故又被弃用。第四地为京西的谭柘寺,但因此地地处山涧深处,地方狭窄,没有子孙发展的余地,又只好放弃。足足跑了三年多时间,至永乐八年(公元1409年),找到昌平北二十多里的黄土山,此地东西北三面环山,中间小盆地又有无限发展前途,风景秀丽,风水大师廖均卿一眼看中,认为此处为风水吉壤。禀告皇帝朱棣后,朱棣亲自从南京北上察看,朱棣十分满意,便降旨圈地80里为陵区禁地,动工修建长陵,并将黄土山更名为天寿山。
 

神宗万历皇帝在其陵地的选择上也十分审慎。在亲政后的第五年(万历十一年),他21岁时就降旨预择寿地。万历一年二月开始,礼部奉旨与工部率领钦天监及风水先生等赴天寿山卜选陵地,历时一年半,经两宫太后亲自阅视和神宗两次亲自视察,选择天寿山长陵西侧的大峪山麓作为自己的陵地。神宗亲率文武大臣及风水先生卜地,参加择地的官员计有:定国公徐文璧、元辅大学士张四维、礼部尚书徐学谟、工部尚书杨魏、礼部祠祭司员外郎陈述龄、工部都水师主事阎邦、钦天监监副张邦垣、司礼监太监张宏、礼部郎中李一中、工部郎中刘复礼、光禄寺少卿江东之、尚宝司少卿杨可立、新升刑部尚书陈道基、通政使司左参议梁子琦、贵州佥事胡宥等。根据胡汉生先生的研究,定陵的风水选择是力图附会〈葬书〉的风水之说。它背倚大峪山,前有蟒山、左有天寿山主峰、右有龙山、虎山,象征着〈葬书)前有朱雀,后有玄武,左有青龙,右有白虎。其“龙虎抱卫,主客相迎”的地理特点,与〈葬书〉“四势端明”之说相吻。大峪山的主峰有三条余脉逶迤而来,中间一条正对定陵玄宫,左右两侧的余脉分列两翼,夹持两道山水流过玄宫两侧。这种地理特点,正是〈葬书)所言:“千尺为势,百尺为形”“乘金相水,穴土印木”的模式。定陵前不远有自西北而来的河流几经曲折经过,又符合〈葬书)“外气横形,内气止生”的说法。
 

通观明帝陵—十三陵的地理条件,虽然在某些方面不149能完全吻合《葬书〉“吉壤”的要求,但每个陵又都是可能按照风水观念来选择的。


清朝帝陵的选址和营建也充分考虑到风水观念的龙、砂、穴、水、土壤、明堂、近案等相互关系。清东陵和西陵的开创便是风水观念的产物清东陵为顺治亲自卜定。顺治这位被称为“少年天子”的皇帝,酷爱读书,除四书五经及《资治通鉴》、(贞观政要)外,也涉猎过风水理论的著。作,十分迷信风水术。这位年轻的皇帝像以往的皇帝那样,在他大婚亲政后就开始给自己选择陵址。起初派出江西术士陈壁珍等人遍访相地,但找了二年多,却没有找到中意的地方。有一次,顺治带着随从狩猎至河北遵化马兰峪(又称马兰口或马兰关),发现此地层峦叠嶂的山峰若起若伏,风景秀丽,顿感“王气葱郁”,有“龙盘凤翥”之慨,顺治骑在马上流连忘返,说“此山王气葱郁,可为朕寿宫”。后来,钦天监刻漏科杜如预、五品挈壶杨宏量等人,专来此地相看地形地貌,勘察地质、水文情况。后来有个风水先生路过此地,惊讶地说:“即使命令我们踏遍四海,也难寻这样一块万年吉地”。按风水观念,四出之山,生八方之龙,如万马自天下。马兰峪所在地,龙脉来自太行,联接燕山,势如巨波。所依昌瑞山,山势庞大,东西蜿蜒,前有金星峰,似朱雀翔舞;后有分水岭,若玄武垂头;左有钻鱼关,青龙蜿蜒;右有黄花山,白虎麒样。左右两水,分流夹绕。烟炖、天台二山对峙,形成天然关隘—一兴隆口,尽得风水之吉。顺治十八年(公元166年)顺治皇帝去世,开始动工修建孝陵。清东陵最终出现在马兰峪地区,便是遵从了顺治皇帝的风水选择。清西陵的开创者为雍正皇帝。雍正亲政的第四年,命张廷玉等为自己寻找陵寝吉地,受命相地勘察的官员和风水先生先在东陵的孝陵、景陵之旁卜地,但找不到吉壤,后总算选择到离孝、景两陵不远的九风朝阳山,但经精通堪舆之臣之两度勘察,认为规模虽大,但形局不全,穴中之土又带砂石,实不可用,又否定了这块“吉壤”。由于在东陵找不到“吉壤”之地,被迫另寻陵址。

雍正又派精通风水之术的恰亲王允祥和两江总督高其倬赴京西一带为自己选择陵址,他们在易州境内泰宁山天平峪找到了“万年吉地”,于是向雍正推荐。雍正阅后,认为此地确实是乾坤聚秀之区,也是阴阳和会之行,龙穴砂水,无不美收;形势理气,诸吉咸备;山脉水法,条理分明。雍正很满意,但因在此建陵违背了子随父葬的制度,所以雍正说朕心不忍”,于是让大学士和九卿们考证另辟陵区与古制有无不合。大臣们引经据典,陈述三项理由:一、今泰宁天平峪所在地易州和东陵所在地遵化州同居畿辅,相距百里,其实不遥远;二、陵地的选择关系到国家命运、天运之发祥和亿万年之厚泽;三、相距远近与古制并无不合。于是为了好风水,雍正不顾子随父葬的古制,在天平峪为自己修建万年吉地。

 

清道光皇帝晏宁也十分迷信风水书,为寻觅到理想的上吉佳壤”,也不惜违背祖训和放弃化巨资建成的陵寝。早在嘉庆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乾隆对后代子孙立下规矩,父子迭为昭穆,各依昭穆次序,迭分东西,即父子分别葬在东、西陵。按理道光皇帝应葬在东陵。道光继位后,即令臣下在东陵卜选万年吉地—宝华峪,并于道光元年十月十八日正式动工,道光七年陵寝工程告竣。同年九月,将孝穆皇后的梓宫奉安宝华峪地宫。但道光皇帝似乎对此仍不满意,继续命臣下寻找更理想的万年吉地。道光十一年,在西陵发现了比东陵宝华峪更为理想的“上吉佳壤”。晏宁认为此地冈峦环拱、山水萦绕,山川通生气。高兴之余,赐名此地为归龙泉峪”,不顾祖制,不顾孝穆皇后已奉安宝华峪,也不顾度已苦心经营七年建成的陵寝,毅然决定将陵地定在“龙泉处峪”。可见,道光皇帝对风水的迷信到了何等的程度。清代皇帝之所以分为两处,主要是帝王们追求理想风水宝地的结果。